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忘川酒肆【北使南帝】心情故事

时间:2020-05-10 来源:清风小雨文学网
 

  缘起缘灭,生死轮回。
  听闻忘川之畔有花名彼岸,记忆做养料……
  听闻彼岸之中有酒肆一间,从不卖茶酒……

  “姑娘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到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怎落得个如此下场?”
  “年幼无知,误信了奸人之言,姑娘莫要再笑小女……”
  “姑娘误会了,我可没笑话的意思”
  那人转身回眸,丹唇含笑,一袭红衣如火,上绣金线彼岸,一步一行一铃响,眸中似有风华万千,情思无限,
  “来我忘川酒肆,不知是为解渴,还是为了那可悲又可笑的记忆?”
  “任姑娘,我,不想忘记。”
  “可以,我会留下你最想留往的记忆,做为代价,你亦要将自己的三分情欲留下。”
  “好……”

  任无忧送走那女子,手中捻着一支妖治的彼岸,叹道,
  “世间情欲,总是难明,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理不清啊,理不清……”
  “这,有人吗?”
  任无忧随意地将彼岸插入一只暗色的瓷瓶之中,转身向那门外站着的玄衣女子走去。
  “不知姑娘来我忘川酒肆,所为何事?”
  “听闻姑娘这儿有一种酒,喝了亦可入轮回,今生记忆亦可留至来世。”中西医结合治疗癫痫病好吗>  那玄衣女子直接开口道,任无忧点点头,却又否定道,
  “忘川酒肆,不卖茶酒。”
  “那是何物?”
  女子皱着眉问道,任无忧轻笑着,
  “我看姑娘眉眼间带着几分凌厉,魂身上也是沾染了血腥气……”
  任无忧走近,细细打量着女子的面容,眉眼一挑,又道,
  “姑娘是位将军?身上的信仰与功德不少……”

  任无忧忽的这从女子身边离开,转身到一个放着不少书的木架前,纤细净白的指尖划过那一本本书,停在第七本之上。
  取下那本书,翻了几页,又停下望着女子,又道,
  “若我没猜错,姑娘应当便是那风若雪,风将军罢。”
  虽是问着,语气中却没有半分疑问之意,风若雪没有说是,只道,
  “姑娘当真如传言中那般,知世间百事……”
  “既然是风将军,那我自当是要如你所愿。”
  任无忧叹道,风若雪不知她在叹什么,这时不知,日后亦不知。
  “我可保住你最想留住的部分记忆,做为代价,将你的三分情欲留下如何?”
  “情欲?若没了情欲我会如何?”
  风若雪将“情欲”二字念了一遍,问道。
  “三分情欲,没了也不会如何,只是性成都小儿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靠谱子冷些。”
  “好。”
  风若雪应了声,但任无忧却是改了主意,目光停在手中书页上那最后一句话,
  “你若愿给我七分情欲,我可许你来世,生北国之冬。”
  风若雪一愣,这次却没有半分迟疑,便道了一声“好”。
  “成交……”
  任无忧笑着递了只碗过去,半碗清水,一饮而尽。风若雪忽的想起了许多……
  任无忧将风若雪送上了轮回道,便回了酒肆,在酒肆之外随意地折下一支彼岸,
  “雪,真的很美,可它也很冷啊……”
  ……

  风若雪睁眼的那一刻,入目的,便是漫天的飞雪,她动了动嘴,只发出“哇――”的一声婴啼,才想起自己已入了轮回……
  前尘往事,种种,竟若云烟般散于眼前。
  她还记得,她的娘亲,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在她记事起便告诉她,北国的雪,是这世上最美的东西……
  娘亲说,她来南国之前,有人带她去北国看了一场雪,那雪的微凉却一直留在指尖不曾散去。
  后来,娘亲走了……
  爹爹告诉她,娘亲去了北国看雪,那时起,北国的雪便成了她的执念……

  八岁那年,她想去北国了,可端木念说,他需要她,皇家冷血无情武汉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她是他唯一的朋友。
  为了端木念,她留下了,留了八年……
  十六岁,她要去北国了,她要去看那入冬的第一场雪,端木念说,南国需要她,那时的南国与周国开战。
  战火四起,身为将门之女,刚登基的南帝端木念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实力,这场战争,非她不可……
  为了南国百姓,她留下了,这一留,又是三年……
  用三年平息了战火,不负端木念的期许,南国大胜,而她亦是被人称道,更与当初的风华战神齐名!
  她站在城墙之上,看着百姓安居乐业,她想,是时候了……
  是她离开这里,是她去北国的时候了……
  她找到端木念,他也同意了,只是那时的她却不曾发觉他那眼底掠过的杀意……
  他说,让她再留一年,待他安顿好一切,再走也不迟。
  “若雪,最后一次,再帮我这最后一次……”
  她说,“好”。
  却只等到了一道诛杀反贼的圣旨……

  她平静的接受这般结局,行刑的前一日,他来看她,他说,
  “南国胜了周国,下一个要对付的便是北国,若不是你执意要去北国,我也不会般对你。”
  她笑了,她若不去北国,又当真会放过她么?可这话她终究是没有问出来治疗癫痫的医院……
  可是她不恨也不怨,因为他是端木念,因为他是君,她是臣。
  只是唯一的遗憾,便是记事起的执念……
  听说,北国的雪很美……
  “若雪,你为何这般喜欢看雪?”
  风若雪望着那漫天的雪,雪落于指尖消融,感受着弥留的凉意,身后之人,是她这一世的兄长。
  他从来不知为何她会这般喜欢雪,正如端木念从来不知风若雪为何执意要去北国。
  “大抵,是上辈子的执念罢……其实这雪,挺冷的。”
  ……

  “宣,北国使臣风若雪――”
  “风若雪,见过南帝。”
  “你,叫风若雪?”
  “是……”
  ……

  只愿来世生北国,一眼便见雪,
  只愿来世再为臣,君王不是你,
  听闻落雪满肩头,也算共白首,
  听闻南国有红豆,相思君不知…
  “北使,孤想与你做个交易,一盏南国红豆,换一盏北国之雪,如何?”
  “不如何……”
  ……

  半生戎马,经风历雪,
  余生一人,看一生雪,
  无人共白首,也算得心安……
  (文/一个妖道)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