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化难大师(一)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清风小雨文学网
 

因为难过, 我试着学习佛学,我希望通过学习佛学,我能够明心见性,能够排忧解难,进入无我之境,从而,能够不,能够参透世界的本原,进入化我之境。但我刚刚要试着他,他就告诉我“世界本没有错,都是你的错。”对此,我不能够接受。倘若,世界没有错,那他为何让万事万物来到世间,那岂不是万事万物皆是错呢?

我没有相信佛学。我用蒋经国先生的一句,回答了我。“有很多人怀疑你,让他们怀疑去吧!你要相信你自己!”至理名言!蒋经国先生的一生,也是历经常人所不能的经历。从一个“赤化分子”,从和蒋介石“割袍断义”到成为国民政府大总统,并将“民主”化台湾(当然,他的民主化台湾是失败的,我个人认为),他也是历经坎坷,历经万难。他有勇气面对一切,并敢于承担一切,不逃避,不避讳,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没有人能决儿童癫娴不吃药能自己好吗定自己的出生,但所有人都能决定自己的终了。

同他不一样,我老人家“化难大师”出生于贫苦人家。国家级贫困县的国家级贫困村,那个村子除了山石不贫瘠以外,一切都是贫瘠的。尤其是。在我上学的那个阶段,甚至到现在,很多人也是认为上学无用,上学是累赘,是添堵。这样一个地方,难怪不贫苦。出生于这个地方的人,也是难怪不贫苦。贫苦不是错,认为自己贫苦是对的,那才是错。但应该有很多人认为贫苦是错的。我就是这样。我自命不凡,并且认为自己天生异象,出生时彩霞满天,天空光芒万丈。我应该成为国家之栋梁,万民之楷模。但结果并没有达到。我并没有走出村子,也没有有钱成器,我还和他们一样,依然过着贫苦人的。唯一的不同是,同他们的引以为傲相比,我显的自卑。本不该如此,但如此就是如此。学了蒋先生的话,我是学会了坦然潍坊羊羔疯治疗的费用面对,并敢于承担下来,并继续前行,我会不一样,并带动他们也不一样,我对自己说。

取名于化难,顾名思义,当然是要化难。化自己之难,化世界之难。每个人的出生都是这样,并没有人在前面给你开道,当先锋。相反,前面荆棘丛生,你的自己边开道,边前行。对我尤其如此。我的不但没能给我开道,相反,他是我前面最大的绊脚石。他的天生暴躁,多疑的性情,注定了他是我的绊脚石。我曾经无数次的试着把他移开,但他很赖皮,他就是不走,似乎注定,我作为他的儿子,对他来讲,十分不妥。所以,从今天起,我必须和他割袍断义。我不再认他这个父亲。我不是他亲生的儿子,我是他抱养的。当然了,我下面要历数他的罪行了:

第一宗罪:从出生开始就试着将我送人。我一直不解他要将我送人的原因是什么,但客观上他要将我送脑外伤癫痫病给过我老叔,还要将我送给一个看山的老头儿。(这些事,必须客观,是不能胡诌的。)其实,那时的我是个可的小孩儿,长的很可爱,特别懂礼貌,还特别聪明。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要我。如果猜测一下几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我的脚,我的脚又细又长,而且二拇指比大拇指长,在当时的很封建的农村,人家说克母,为此,我妈专门给我做小鞋穿,想给我挤挤,也许她没有恶意,但结果是我的脚趾都挤到一起了,全都伸不开,脚趾间几乎没有缝隙。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生过一场大病,他们说我小时候身上长过鸡蛋大的包,并且浑身都长满了,可能这也不吉利是吗?为此,他们还专门要了我二弟,可能是怕我不好成活吧。

说到这些就告一段落吧!我不应该有恨,也不应该数说他的过错,因为我毕竟成活了,但我必须和他割袍断义,因为你没发现吗?这个整天读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书的,假装明白人间大道理的我的父亲,真的很愚昧。作为他的儿子,真的很不好,很不划算。将这么一些苦难的事情,说的轻松些吧,轻松下,我才能化自己的难,化一切之苦难。人之初,善恶无。善恶有,和家庭的有很大关系。今天的世界,到处是恐怖分子,到处是挑战王法,追名逐利,贪图享受,腐败蔓延,罪恶滋生。谁之错,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每一个正在长大的小孩都没有错。难道不是那些父母的过失,和社会的过错吗?不必将这些事认真描绘,不想让好人哭,也不想让坏人笑。我叫化难,化自己之难,化世界之难。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