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教师节的感慨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清风小雨文学网
 

的感慨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马上就要来临了。每到这个节日,心里总会生出一些感慨。第一是的成绩菲薄,无颜面见老师;第二是真想了解老师的现状,希望老师们身体健康,。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老师大部分都已步入老年人的行列,有的甚至早已到了耄耋之年。我的学生时期,在教过我课的老师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数初中时教我语文课的陈冠甲老师。

一九七八年那个凉爽的,我结束了小学生活,考入了刚成立的乡第一中学。学校离家有七八里地,我和同学们都是步行。学校很大,有六排房子,里面还有一个叫八卦亭的古代建筑。据记载我们的这所学校,孔子周游列国时在这里讲过学,为了纪念孔子的功绩后人为他修建的一座庙宇。不知什么时候,这座庙宇被改成了学校使用。但是肯定是在很早,因为毗邻的村庄就叫学堂岗。

刚进校门,我和同学们诚惶诚恐,显得非常紧张。有的同学的家长一直陪护着,而我的家长因为忙碌则是无暇顾及。老师命令排队要分班,因为我个子矮站在前边,于是被分到了一班。当时还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因为是乡中第一届第一班。

同学们都是十一二岁的年龄,都是第一次离家到这里学习,也都是第一次住校,所以从各方面来说都需要老师们的关心和护。学校本来是一个高中学校,我们去时还有两届高中学生没有离开,所以,为避免高中学生欺负我们,老师们更为操心。

上课了,和同学们走进教室,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男老师走上讲台,告诉大家,他姓陈,以后就是我们一班的班主任。那时大家也不知道鼓掌表示欢迎,只是瞪着眼睛看,竖着耳朵听。从此就都记下,我们的班主任就是陈老师。( 网:www.sanwen.net )

陈老师个子不高,虽然看上去已经像个老头子,但却是精神矍铄,腰板笔直;他面目白净,刮过的胡茬不太明显;说话底气十足,音质清脆;话音还比较随和,显得极其和蔼可亲。他很详细地给同学们讲还要重新排座位,还要安排寝室,还要安排怎样买饭等等问题,最后告诉大家不要离开,要听他指挥。就这样,上初中接触的第一位具体的老师也就是陈老师。

看癫痫去哪家好

第一节语文课,课程是毛泽东的一首诗《浣溪沙》,当陈老师读起来这首诗来,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如醉如痴。陈老师不但读起来朗朗上口,还富有激情的拖着长腔。

长难明赤县天

百年魔怪舞翩跹

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

万方乐奏有于阗

诗人兴会更无前

特别是听完最后一句时,立即就会产生酣畅淋漓的感觉。从那时起,心里就认定这是一位好老师。

记不清是初中几年级,也记不清是第几册课本,有鲁迅先生的一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其中有几句“我们的声音便低下去,静下去了,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

“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因为读到这里,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每次陈老师读到这几句,总是把头一摇一摇的,还是拖着他那独有的富有磁力般的长腔,更是让我和同学们感到有意思,有韵味,所以我们有时也都学他的摸样摇着头读起来,但拖长腔却总是学不像。

陈老师对我的影响,有一项应该好像是我得天独厚的,那就是模仿了他的字体。我以后参加,不管到哪,我的一手钢笔字为我增了不少的光,虽然还说不上很好。跟老师学写字,都是模仿老师的粉笔字,但都属于硬笔字。陈老师的字体潇洒自如,有点瘦削,多骨少肉之感,但一看就是风骨所致。

陈老师的性格也的确与众不同,做事跟说话一样的干脆。他秉性刚正不阿,在潜移默化之中就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多年过去,同学们聚会在一起,谈起陈老师,无不感叹老师的性格对我们一生的影响。

长了,我和同学们就都了解到,陈老师是我们乡最好的语文老师,他教过一茬一茬的学生,很多学生也都已做了老师。他精通古文,精通历史,精通当代,教书多年。因为我们这一届学生是改革开放后成立的乡中学第一届学生,所以十分荣幸的我们都成了他的学生。说起陈老师的学问,相比之下则又感叹我们的学业无成。

我们那时上学,生活还治疗癫痫比较好方法是很艰苦的。我们上学都是背一大包馍吃上一星期;住在寝室里,天炎热无比,天盖两条被子还觉得冷气逼人。记得有一年,我和同学们因为天冷睡不着觉,就想点子偷当时生产队垛在场里的谷草。当时我们的学校还没大门,来去比较自由,以后也记不清什么时间才装上了大门。那次我们二十几位同学一起出动,虽然没有,但的大地上却都泛着冷却的白色,路途都可以看得清楚。同学们来到附近村子外面的一个场里,找到一个谷草垛,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大垛谷草扫荡一空。当我们兴冲冲地扛着谷草回到寝室,掀开褥子把偷来的谷草铺在床上,然后再铺上褥子准备睡觉时,村里的人却找了过来。几个人堵着我们寝室的门,吓唬说要让公安局抓我们,吓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则听到了陈老师的说话声。

“老乡好,啥事啊,这都是我的学生,有啥事给我说吧!”

“你是老师啊!正好给你说,你的学生把我们生产队一大垛谷草全偷来了,我们喂牲口喂啥?你说咋办吧!”

“哎呀!我当啥事,你是说我的学生偷了谷草啊!好说好说,第一我向老乡承认错误,这事全怪我;第二你们看天气这么冷,同学们冻得都睡不着觉,也是没办法……这样吧,也别说了,让这么小的学生再折腾也不好,你们先回去,我明天找你们村干部和生产队干部登门道歉,再说咋处理,老乡看行不行。我姓陈,是他们的班主任……”

老乡们也许都知道陈老师的大名,碍于面子勉强同意,就悻悻然的回去了。老乡们走后,陈老师说了句让我们赶快睡觉,不要耽误第二天的学习,并没有批评我们,之后把我们的寝室门关上,默默地回到他的住处了。第二天陈老师过去具体咋协调的,我们都不得而知,当下午看到陈老师脸色平静,若无其事的照常讲课的情形,我们的心里才算稳定下来。不管怎样,反正没人再让我们退回偷来的谷草。

冬天里气温不但很低,刮北风时天气更是又干又冷凛冽料峭。因为学校条件不好,同学们都几天不洗一次脸。陈老师看到同学们个个小脸又干又皴,就找到学校食堂师傅协调,请师傅们每天早上烧几桶热水,让学生每天能用热水洗一次脸。陈老师还联系了附近一个集上的一家土产商店,以批发价格卖给同学们一人一个小瓦盆,每个瓦盆才五角钱。

除了对同学们无微重庆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可以治愈吗不至的生活中的关怀,陈老师本身还很爱整洁,天到了,他便带领同学们在教室的门外、窗下开辟出一长溜空地种上了,找些碎砖砌个长方块围起来。到底种的什么花,我记不清了,大概应该是菊花吧!

陈老师是我们一班的班主任,二班的班主任是孟老师。孟老师也很出名,年龄应该比陈老师小几岁。他个子也不高,眉头很宽,一看就是古书中描写的那种饱学之士。孟老师的性格有点内向,说话声音不高,但很幽默,特别是笑起来小眼睛一眯缝,很有特色。他讲课和陈老师风格大不相同,没有抑扬顿挫的声调,但很耐人寻味。因为初中班级就两个,所以我们和孟老师也都很熟悉。孟老师的大儿子和我们还是同班,有一次告诉同学们,他参加扫盲班时曾做过陈老师的学生,所以他爸——孟老师对陈老师总是以师相敬,不叫老师不说话。

孟老师和陈老师的讲课水平,我们两个班级的同学们经常互相,都认为各有千秋,都是我们心目中最好的老师。有一次孟老师的大儿子(孟老师的小儿子以后也进了这个学校)拿着一张纸让我们看,一看老道的草草的字体就知道是孟老师写的,原来是一首诗。诗意是描写同学们学习场面的,是孟老师的即兴之作,但具体诗句记不清了。知道了孟老师会写诗,同学们更加佩服。那时学生写诗很平常,老师写诗则很少见。

我的初中生活,是在无忧无虑中度过的。在这里碰上了让我终生难忘的好老师,跟他们在这里学习的知识,学习的做人的品质,确实使我终生受益无穷。这些年因为工作的忙碌,好几个教师节都想写点东西,然而大都到时顾不及或忘却了,大概前年吧,为了应付自己,只是简单地写了几行诗句,但远不能表达我的歉意。

我们那时候的师生情谊,真的是让我们做学生的,让我们做学生的有着无尽的。

儿子在老家上初中时,有一次因为参加了学生之间的群体殴斗事件,双方近四十几名学生竟然被学校集体开除。我因为工作无法离开,就托人找校长、找教导主任、找班主任说情,可找了半天,却没有一位领导愿意接受,坚持不让儿子和其他同学入校。我还恭恭敬敬地给校长写了一封信,表达我的歉意。然而却没得到回应。我本身是做法律工作的,眼看着学校这样做违反了义务教育期间不能开除学生的规定,这是明显的错误,就又多次给校长、给班主任打电话,甘肃癫痫病权威医院不敢说别的,只是以谦卑的态度说尽好话,然而他们好像都已铁定了心,谁也不开口说同意。无奈,我只有亲自过去一个一个地拜访。先找到校长,说话倒是很客气,可却把事情推给了教导主任;找到教导主任,主任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说什么不要以身份压人,学校才不怕,儿子不好好学习,怎么还有脸过来说。为了儿子能尽快入校,我极具耐心地听她唠叨,哪怕侮辱我的话。然而最后却又推给了班主任。

我又找到班主任,一看是位的女老师。我十分诚恳地请她准许儿子入校学习,也是低三下四地说尽好话。然而她听完竟斩钉截铁地回答了我几句:“我当这个班的班主任,学生打架就是要开除,不然我这个班主任还咋当?想让你儿子入校,那就请你让校长、主任给我说吧!”完全是一幅盛气凌人的态度。我只有继续努力……。几经周折,儿子和其他同学都在被休学半个月之后入校了。

从这个事件中,使我对现在的师生关系感到无比的惊讶,怎么学生犯了错误,除了开除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初中生,年龄都不大,还处在关键的可塑性时期,如果动辄就予以开除,那还叫学校吗?因为学校是个教育人的地方啊!对此我产生很多不解,但又不好意思多说。

现在儿子也已经大学毕业了,也已参加了工作。但是对于那次事件,让我想起来就叹息不已!但对于如何对待老师,儿子倒很知道感恩,不用我说,从不说老师的不是。他还特别提到他初中时一位姓孔的女英语老师。说上学时孔老师对他特别严厉,以后才理解老师的严厉才是真正的关心他。所以到现在他还一直着孔老师,常说等以后成功了,一定要回去请请孔老师。

儿子的这位孔老师我也见过,那是儿子考上大学后,我去为儿子办理团员手续时才认识她的。当听到我说儿子考上郑大,她激动地说:“这个学生改变的不错,真争气,让我想不到——想不到……”她一连竟说了好几个想不到,让在座的其他老师也为之感染到了欢乐的气氛。是啊!学生能顺利考上大学,特别是认为是调皮捣蛋的学生,作为老师是多么的自豪啊!

的磨难,磨不掉学生对老师的;对于老师,同样也会始终为学生的成功感到自豪。这不但是人世间的一个的主题,更是、文明传承千秋万代的不可替代的动力。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