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蓝馨儿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清风小雨文学网
 

红豆文 联系方式

魂断冥途,几世牵绊,幽幽兰心,几许酲眷。跳跃的火花,幽幽的映照了谁的心。 泪湿枕边,谁饮下了孟婆汤……

“莫离,来生再相见已不知是何夕……”清泪划落,指尖止不住的颤抖着。绝脸庞亦开始陷入中。

抬起葱葱玉手,闭眸欲饮下孟婆汤却突兀的从远处传来一声娇喝声。

“且慢……”话未完,只见得一道绿光闪过,落地化为一。只见得她摇曳着一袭碧绿轻纱,腰间盈盈一系。明眸善睐,口含珠丹,眉心一点梅花红,右眼角上有一粒朱红美人痣。

“幽若随我去,若你饮下猛婆汤,这千年岂不是一场空!”( 网:www.sanwen.net )

蓝馨儿一把抓上她的手,转手就跑。

“站住,何人如此胆大,连闯冥界。”叱喝声落下,一片黑压压鬼差“呼啦”一声皆涌上来将蓝馨儿她们团团围住。

“馨儿,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怎闯到这儿来了,还不快快离去!”女子大吃一惊,满脸焦急。

“幽若,你的千年等待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局,你甘心我却为你不甘。”蓝馨儿紧拧秀眉,脚下狠狠一跺。

“哼,就凭这些区区鬼差如何能阻得了我欲要走的去路。”话罢,蓝馨儿手上突的多了一支纹理清晰,寒气逼人的玉笛。

她凑至唇瓣,便有一串串诡异的音符至她口中传出。

什么是难治性癫痫病

“吼吼吼……”倏忽,随着玉笛的声音,几声震耳欲聋的吼叫从远处直直逼来。

“馨儿如何使得……如何使得……”幽若花容失色,但蓝馨儿却恍若未闻。

“啊……是上古神兽火麒麟……”众鬼差大惊暗叫苦。

“何人有如此本事召唤上古神兽火麒麟?”突的,一道冷冽的男音悠悠飘来。只是眨眼间,蓝馨儿直感觉有几股凌厉之气向她门面逼来。

“谁……”刚想施法却忽觉手腕一疼,玉笛竟凭空消失。紧接着又是另一串悠远的笛音响起。

“你是何人?竟懂得如何使用我的玉笛来谴退火麒麟。”蓝馨儿再次狠一跺脚,眼角上那粒朱红美人痣宛如颠颤的泪滴。

“这句话倒该是我问。”冷漠的声音隐隐藏了丝肃杀,在四周回荡不去。

蓝馨儿咬唇,藏在袖子底下的素手暗暗的捏了个诀。

“不要馨儿……”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地,深深的叩了首。

她说她不怕等待,但最怕的是她独欹冷杌!她说她不怕他对她的冷漠,但最怕的是看到他为她流泪!

她还说一个人嘛就不要让他为流泪,因为他的每一颗泪都是最珍贵的。

“不要……幽若……幽若……”她看她自毁元神,化作千万火蝶却无力阻止。她伸手接下至虚空中滴落的晶莹液体,原来是她的泪珠。

“幽若,你说爱一个人就不要让他流泪,可是你却……”蓝馨儿失神落魄般的瞅着还静静躺在掌心里的泪珠。

“啊……幽若……幽若……”蓝馨儿似重心不稳般的跌坐在地。

癫痫病发作过后昏迷是怎么回事

“爱真是种愚蠢的东西,姑娘我不管你是何人,但既闯了冥府,就要有心理准备来承担这个罪。”话还未收尾,只见半空中一男子踏着虚空缓缓而降。他戴了张金色面具,遮住了他的五官,仅露出了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瞳眸与一张薄唇。他身着一袭墨色衣裳,毫无饰物相衬,但穿在他身上却添了几分冷魅。

“哼,就凭你这些鬼差也能拦的住我?”蓝馨儿冷哼一声,双手合十,一阵清风平地而起。

男子在面具下的深瞳一瞬不瞬的盯着蓝馨儿,过不片刻,男子竟开口道:你走吧,这次就作罢,若再有下次,只怕会劳烦女娲娘娘来亲临冥府。”刚道完,那些鬼差便默默隐入黑暗中。

“你是冥王吗……你是冥王吗?”蓝馨儿跟随而上。

他说爱是种愚蠢的东西,她说我没有心,不懂得何为爱。

“冥,还我玉笛……还我玉笛……”蓝馨儿伸手向他的腰间抓去。他迅雷不及掩耳的往右边闪去,蓝馨儿扑了个空,重心不稳的身子向前倾。

“啊啊啊……”尖利的叫声回荡在整个冥府。

“砰……”蓝馨儿直接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冥王……鬼东西……你这个……”蓝馨儿气得愣是说不出下文来。

“玉笛暂且我收着,待到哪天由我交于女娲娘娘。”他微微抬起下巴,面具下的唇角不知不觉得已划出一丝弧线。

秋一载,弹指已不知过了几个春秋!蓝馨儿双手撑着下巴,眨巴着她那双琉璃瞳一瞬不瞬的看着躺在玉塌上的那位男子。而他脸上的那张金色面具,使蓝馨儿暗暗拧眉。

“连安寝也带北京军海医院是公立的吗着面具……”蓝馨儿玩心大起,伸出她那双纤纤玉手,来到他那张面具上。

“你做甚?”突然响起的磁音着实吓了蓝馨儿一跳。

“那么好奇吗?”他倏忽扣住她手腕往前一拉,蓝馨儿便跌入他怀中。

“啊……我……我……”蓝馨儿惊异的瞪着她那双美眸,听着他那强健的心跳声。

“原来这就是心跳动的声音。”蓝馨儿摸上他宽阔的胸膛,再摸上自己的胸口不知在思忖着些什么。

“小东西……”他忽的将身子一翻将她压在自己的身底下。

“你是女娲石化身本就无心!”他抓起她的素手放到他的那张金色面具上。

“来……你不是想看吗?那就替我揭开这张面具!”

那日,她揭开了他的面具,他的俊朗让她不禁痴进去。他拥有一张最的皮囊,五官线条分明,紧抿的薄唇比女子还要诱人。

她不会舞,但她会笛!他说为她吹奏一曲,她便拈了一首曲调绵绵情意长的曲子。

“小东西,你无心竟能吹出如此情意绵绵的曲子。“他双手负背,脸上的那张金色面具已然摘下。

“这首曲子是幽若所作……”说到这儿她的美眸暗了暗,眼角上的那粒朱红美人痣泫然欲泣。

“你无心但不知你会不会落泪?”他低首吻上她眼角上的那粒美人痣。

“我无心,自不会流泪。”蓝馨儿凝眸看着他俊逸的脸庞。

“那天幽若自毁元神我不知痛也不知流泪,我只知一个劲的喊!只叹薄凉如莫离。”

他闻言陷入沉默,过河南癫痫病#!好的医院不一会儿竟脱口而出。

“想要爱吗?”

“噗嗤,是谁说爱是种愚蠢的东西!再说我会爱吗?”蓝馨儿抓起他的大掌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眼角上颠颤的泪滴摇摇欲坠。

“不一我突然改变主意了!爱是种令人疯狂的东西,所以我要让你一下爱到底为何物。”他含情脉脉的抚上她丽脸,凉凉的指尖直触她心间。

卿骑青骢马,妾来吹笛奏。蓝馨儿不知这短短几日她已为他迷失了方向,直至他带她来到了一个名为寒冰谭的地方。那里沉睡着一位如莲的女子,让世人不禁为之沉迷。

“来吧女娲石,只要你进入她的身体内你就能感到何为爱了。”他一字一顿的说着,指尖开始跳跃着蓝色火焰。

“你利用我……你利用我来助她复活?”蓝馨儿不稳的倒退着步,则他步步逼近。

“是,只有你这颗女娲石化为心进入她体内,那么她就能复活,而你女娲石也可以感受到何为爱,这不两全其美?”

“啊……她无心我也无心,你却要我为她化心助她复活,信不信我毁了你这小小的冥世?”倏的,一阵强大的光芒游走在蓝馨儿的周身。

说她无心吗?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在她绝望的闭上双眸,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时,终于她眼角上的那粒美人痣化作漫天火莲熊熊燃烧起来。

在最后一刻,她似是看到了九霄云上莫离那怜悯的眼神,又看到了女娲那睿智慈悲的眼睛。

天地陷入黑暗,红莲之火化作红莲之泪“啪嗒”滴在幽幽冥界中,汇入忘川河。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